西安优贝阁甲醛治理
029-88166404
西安甲醛检测收费标准(劣质地板致甲醛超标 一家五口相继病倒)
时间:2022-11-25 阅读:2 作者:西安除甲醛公司

为陪小孩念书,芜湖街坊陈老先生租了两套新房子,但留宿三个月后,一间四口竟陆续患病了。经专精检验政府机构检验,陈老先生租用的住宅室外甲醛镉3.5倍。陈老先生随即向杨浦区高等法院提控告讼,将屋主齐老先生告到法院。

为何氏一间人廉租房而居

陈老先生的家在芜湖市经济开发区。今年,陈老先生把小孩送到滨河片区一所小学就读。同时,他决定在滨河片区租两套新房子,以便照顾小孩。

陈老先生找到两套120多平方米的新房子。这是两套新房,陈老先生一间很满意。今年9月2日,陈老先生与屋主齐老先生签订了廉租房合约,租约一年。新房子租好后,“女婿、舅舅、丈夫、我和小孩,共5个人,都搬进去住了。 ”平时,陈老先生的舅舅在家中时间最长,帮忙做饭、搞卫生。

诡异事一间四口全患病

谁知,住了三个多月后,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。

先是年幼的小孩时常无缘无故剧烈腹痛,鳙的发炎。去医院检查和,小孩的鳙的肿得吓人;后来,陈老先生和丈夫也出现了感冒病症,时常失眠,腹痛不止。陈老先生女婿浑身发痒,涂了一些膏,也无济于事。最轻微的是舅舅,“面部突然红肿,检查和说是鼻窦炎”。今年11月23日至12月2日,老人家两次住院治疗。今年1月13日,老人家的面部再度红肿,并且出现呼吸困难、肺水肿等轻微病症,再度接受治疗,直到2月2日病情才好转。

擒元凶甲醛镉三倍多

陈老先生一间人陷入恐慌之中。在求医过程中,陈老先生原知会,全家人陆续患病,也许与住宅家装有关。

忐忑中,陈老先生淘宝了空气污染检验剂。通过简单测试,试剂颜色变成了深色,“根据说明书可以断定,房间里的甲醛镉了。 ”

2月份,陈老先生又委托一间专精检验政府机构,对室外的木天花板、墙面涂料进行取样和检验。经检验,确认陈老先生租用的住宅室外甲醛镉3.5倍。陈老先生说,甲醛镉的恶果也许是加强天花板,“我拿了样品去检验了,质量很差”。

后来,陈老先生询问屋主得知,“新房子是今年7月份才家装好的,距离我们租新房子只有2个月”。

上法院租客向屋主索赔

陈老先生决定申诉。3月3日,他向杨浦区高等法院提控告讼,将屋主齐老先生告到法院。

陈老先生认为,原告应提供更多适宜居住的住宅,至少屋内不如果含有腐蚀性药剂。退一步说,即使屋里的腐蚀性药剂不是原告造成的,但原告如果知道住宅的确切家装时间,如果知道住宅内可能有家装污染,更如果知会和提醒原告,但原告并没有知会。

陈老先生提出5项民事诉讼请求:裁决解除出租合约;裁决原告退还6个月房租共计8700元;裁决原告分担医疗费13300元;裁决原告分担甲醛检验费350元;裁决原告分担民事诉讼费用。陈老先生向高等法院提交了《空气质量检验报告》、相关病例金属材料、相关照片、《出租合约》和《装潢合约》。

记者从杨浦区高等法院获悉,高等法院已经受理此案,滨河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。

寻恶果家装公司图便宜

原告齐老先生也感到无奈。“严格地说,我也是被害者”,齐老先生说,这套新房子是今年上半年交给一间家装公司家装的,“包工包料2.4万元”。家装工程中,齐老先生没有过多干预,“用什么金属材料,都是家装公司安排的”。今年7月,新房子家装好后就承租了,陈老先生是第二个租新房子的。

齐老先生也怀疑是加强天花板惹的祸,“家装公司用的是一个不知名牌子的天花板,仅几百元钱一平方米”。

目前,陈老先生一间已经回到了自己家。可是,甲醛的伤害似乎并未就此停止。他告诉记者,一间人依然断断续续会患病。说话间,他还会打几个喷嚏……

辩护律师观点

租客屋主都是被害者

辩护律师建议屋主可控告家装公司

安徽商报消费申诉辩护国际法庭刘春雨辩护律师分析,屋主齐老先生和租客陈老先生,实际上都是被害者。他支持双方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

刘春雨说,依据《侵权商标法》、 《顾客合法物权法》,承租的住宅是一种较为特殊的商品,屋主如果给租客提供更多符合要求的产品和服务,“但是,如果住宅内甲醛镉属实,那么可以说屋主提供更多的产品是不符合要求的,对租客造成了损害,应当分担赔偿责任。”刘春雨建议,屋主也可以控告家装公司。

刘春雨认为,这起事件在顾客合法权益保护中有一定代表性。

扫码加微信,享优惠!
 
QQ在线咨询
咨询电话
029-88166404